前言
       Love Wins!6月底的朋友圈已经被这句话和璀璨的彩虹色席卷。可是让我们看看,哪怕十几年前、三十年前、又或是1969年石墙酒吧同性恋者与警察冲突的星期五,世界上有多少“少数者”,长时间活在传统观、世俗、与自我抗衡的泥沼之中。让我们看看这样的一些“庇护所”,伴随建筑,这段抗争的历史汇聚着这个群体、群体的亲友、社会、公益团体的努力。

一位建筑师为自己建造的庇护所:
玻璃之屋

       Philip Johnson,获得建筑界荣耀普利兹克奖的第一人。他以一系列作品亲身向美国人介绍欧洲现代主义建筑,后又转变风格,奠定后现代的里程碑。其中他在1949年为自己设计的住宅,玻璃之屋(Glass House),墙面几乎全是玻璃,拥有完美比例,成为他最具代表之作。

       在这里,我们不得不提,Philip Johnson是位同性恋者。当我们惊叹于玻璃屋的设计,可是在那个“同性恋被视为变态”的40、50年代,这个房子也包含了建筑师对于自己身份的认知与建构

       四处的玻璃,将自己的“私密”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


Philip Johnson与爱人David Whitney

       Philip Johnson生前虽不常住与此,但也会与爱人David Whitney来这里欢度周末,或是邀请周围的朋友们来此,逃避尘世,其中就有Andy Warhol。这个房间看似四处透着光,却又“完全封闭”,几乎没有窗户——似乎也是Johnson对自身同性恋身份的隐喻。在表面的平静与公开之下,让自己与一些同性恋朋友的聚会看得不经意不被人怀疑,变得安全。


曾经在玻璃屋的聚会,其中有Andy Warhol


老年的Philip Johnson在玻璃屋

(评论来源: student pulse)

美国城市里的LGBT中心
这是他们早期寻觅自我的第一扇门

       在美国,从纽约到密歇根,众多城市里从十几年前建立了LGBT中心。如今这样的机构依旧扮演重要的作用,人们在此寻找“同类”,组织不同活动、让自己不再被孤立。与此同时,我们发现,从建筑到室内,这些中心亦有值得赞赏之处。

纽约的LGBT中心

       在纽约格林威治村的LGBT中心,去年进行了一次重新翻修。这个中心曾经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室内也有众多壁画,来自众多艺术家,其中就有同性恋者艺术家Keith Haring的壁画作品“Once Upon a time”。而去年的翻修,由RSVP建筑工作室和N-Plus建筑设计事务所合作完成,他们重新赋予这里简洁的空间,并保留下其中画作。中心的阅览室藏有许多图书,也有不少同性恋艺术家们的书籍作品。


Keith Haring曾在这里的浴室创作的壁画,这位艺术家因自身的同性恋者身份,以画作提倡safe sex,后因身患艾滋不幸离世


艺术家Fierce Pussy创作的壁画艺术作品

密歇根的LGBT中心

       密歇根的这家中心叫做Affirmations Community Center,Affirmations意味“自我肯定”,重要对象即是LGBT群体。设计由Luckenbach/Ziegelman事务所操刀,他们赋予室内色彩温暖的空间,同时入口处的玻璃呈现一种欢迎性,“能让他们更亲近此处”。

长岛Fire Island Pines的庇护所

       Fire Island Pines是长岛的一片海滩,这里也是同性恋们经常聚会之处。这座Whyte Hall Theater作为交流中心,主要服务对象是LGBT群体、种族歧视等受孤僻群体。中心建成于2009年,由建筑师Scott Bromley完成。中心还拥有厨房、单人间的住宿房,用以维护需在此居住一段时间的人。建筑物的阳台开放,与身处的海滩环境相辅相成,建立最佳的庇护空间。

旧金山:LGBT中心

       旧金山的LGBT中心就像它街景的彩色状态,室内也充满丰富的颜色,给人最大的亲近感。而建筑外立面的玻璃结构,也拥有透明的五彩色彩。这里经常聚会,包括歌唱表演或舞会,用以拓展最大的交流性。

       去年,洛杉矶的LGBT中心也开启重新翻修,最终共有5家建筑公司参与竞标。参与设计方案竞选的包括Michael Maltzan、Frederick Fisher、Predock France、Leong Leong,以及来自国内由建筑师马岩松主领的MAD建筑事务所。让我们期待最终方案。


Love always wins.

标签:

该文章有 0 条评论: